• en
  • fr
  • de
  • it
  • es
  • zh-hans
  • zh-hant
  • ru
  • pt-br
  • sv

「裡面什麼也沒有 – 只是糖丸」

實驗室的實驗已經證明,順勢療法藥物不只是糖丸

順勢療法批評者指出,順勢療法藥物是高度稀釋的,它們什麼也沒有。

事實是,用來製造順勢療法藥物的稀釋液體超過阿伏伽德羅常數的閾值(稀釋10-23)。這意味著,液體是如此高度稀釋,你不會預期有任何原物質分子被保留。

正是這些「超高稀釋」(順勢療法藥物超過12C或30倍以上的層級)的藥物引發爭議,因為它們顯然不能以常規醫療藥品般的方式作出相同的運作,即通過分子直接與人體的生物化學有相互作用。

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員正在研究這些藥物的作用機理,這很可能是基於物理的改變而非化學變化。雖然正在探討各種理論,但迄今為止我們仍不明白順勢療法藥物是如何運作。

我們所知的是,許多實驗室研究顯示高度稀釋的順勢療法藥物具有生物效應,如果他們「只是水」或「只是糖丸」,你不會看見任何反應,例如:

把以順勢療法稀釋的組加至嗜鹼性粒細胞(白細胞),可促使他們釋放組胺。

更多縮小

原本設計這實驗的人解釋:「當人體的多形核嗜鹼性細胞(一種白血細胞,它的表面有免疫球蛋白E(IgE)的抗體),暴露於抗IgE抗體時,它們會由它們的細胞內微粒釋放組織胺,並改變它們的染色特性。使用稀釋的抗IgE抗體(稀釋度由10-2至10-120)亦可展示後者的結果;超過那稀釋度時,會有連續高度的脫粒作用,發生在40至60%的嗜鹼細胞中,儘管在最高稀釋度中,沒有計算到任何抗IgE的分子。」

28份已出版的科學文獻都有關這題目,當中23份有正面結果。11份出版文獻被評為高品質,當中8份有正面結果1 。

最早期的研究提出,使用超分子的抗IgE稀釋液可抑制脫粒作用2 ,但這些早期的實驗被證實是不能複製的3,4 。

但是,後來的研究使用一個改良的方法,使用超分子的組織胺稀釋液,顯示了正面結果。這些發現都成功被多個獨立實驗室複製5,6,在一個多中心、連串的實驗中,亦成功複製這些發現7 。

順勢療法藥物甲狀腺素30x,可減慢蝌蚪變成青蛙的生長速率 8 

更多縮小

在兩棲動物中,甲狀腺素荷爾蒙會刺激形態蛻變。超過幾乎20年,多個團隊都在青蛙中測試了順勢療法的甲狀腺素稀釋液,將它加入飼養蝌蚪的水中。一個有關這些試驗的獨立薈萃分析鑒別了22個實驗:15個由原本的澳洲團隊執行,5個由獨立研究員執行8 。所有22個實驗都發現相同的趨勢——甲狀腺素 30x(使用順勢療法製作療劑的程序,稀釋度已超越了阿伏伽德羅(Avogadro)的限制)會抑制形態蛻變,雖然真實結果有不同變化。現在已經有7位來自澳洲、德國、瑞士和荷蘭的研究員,觀察到這作用。

這些結果只是來自「壞科學」的假象?

這種說法並不在任何詳細檢查中持續出現,因為即使是高標準實驗也可證明超高稀釋(又稱「高層級」)是有效的。1

為什麼這些結果不被某些科學家接受?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穩定的正面結果能通過其他研究者的複製。接近75%的超高稀釋的體外實驗顯示是有效的,幾乎75%的重複的是正面的。1

隨著科學家積累更多超高稀釋實驗的經驗,他們正逐漸理解什麼因素會影響結果,因此,重複性的成功率也改善了9. 。上述所提出的嗜鹼性粒細胞和青蛙的實驗亦被證明是可重複的,現在也正在尋找以植物為基礎的實驗來進行重複試驗。

然而,直到實驗可以在每一個團隊中每一次試驗,也可以獲得完全一樣的結果之前,這一領域仍將是有爭議的。這是順勢療法基礎科學研究人員的持續挑戰。

順勢療法藥物是如何製成似乎是一個關鍵

順勢療法藥物是由植物、化學物、礦物或動物來源所製成的。原物質經過稀釋,然後大力的攪動(振盪)。重複的次數決定強度或療劑的「層級」,如「6C」的療劑則以1:99的份量稀釋6倍。

如果你只不斷稀釋物質,你最終當然只會得到「只是水」的失效樣品;但是在每一次稀釋加入振盪法,水便會出現原物質的印記。

這種想法由實驗證明了沒有振盪的稀釋是無效的,但振盪的稀釋可引起生物效應,這表示在製造順勢療法藥物過程中,振盪稀釋是必需的。10

究竟振盪法產生生物物理變化的原因是什麼,以及水如何獲得稀釋物質的信息,這仍是研究人員正試圖回答的大問題

參考縮小

  1. Witt CM, Bluth M, Albrecht H, Weisshuhn TE, Baumgartner S, Willich SN. The in vitro evidence for an effect of high homeopathic potencies–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Complement Ther Med., 2007; 15(2): 128-38 | PubMed
  2. Davenas E, Beauvais F, Amara J, et al. Human basophil de-granulation triggered by very dilute antiserum against IgE. Nature, 1988; 333: 816–818 | PubMed
  3. Ovelgönne JH, Bol AW, Hop WC, van Wijk R. Mechanical agitation of very dilute antiserum against IgE has no effect on basophil staining properties. Experientia, 1992; 48: 504–508 | PubMed
  4. Hirst SJ, Hayes NA, Burridge J, et al. Human basophil degranulation is not triggered by very dilute antiserum against human IgE. Nature, 1993;366: 525–527 | PubMed
  5. Belon P, Cumps J, Ennis M, et al. Inhibition of human basophil degranulation by successive histamine dilutions: results of a European multi-centre trial. Inflammation Research, 1999; 48 (Suppl 1): S17–18 | PubMed
  6. Lorenz I, Schneider EM, Stolz P, et al. Sensitive flow cytometric method to test basophil activation influenced by homeopathic histamine dilution. Forschende Komplementärmedizin, 2003; 10: 316–324 | PubMed
  7. Belon P, Cumps J, Ennis M, et al. Histamine dilutions modulate basophil activation. Inflammation Research, 2004; 53: 181–188 | PubMed
  8. Harrer B. Replication of an experiment on extremely diluted thyroxine and
highland amphibians. Homeopathy, 2013;102(1):25-303 | PubMed
  9. Endler P, Thieves K, Reich C, Matthiessen P, Bonamin L, Scherr C, Baumgartner S. Repetitions of fundamental research models for homeopathically prepared dilutions beyond 10(-23): a bibliometric study. Homeopathy, 2010; 99(1): 25-36 | PubMed | HRI Synopsis
  10. Betti L, et al. Effectiveness of ultra high diluted arsenic is a function of succussion number as evidenced by wheat germination test and droplet evaporation method. Int J High Dilution Res, 2013; 12 (44): 127–128 | Full text

返回順勢療法 FAQs

Testing homeopathy on plants

Dr Stephan Baumgartner
University of Berne

Watch on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