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
  • fr
  • de
  • it
  • es
  • zh-hans
  • zh-hant
  • ru
  • pt-br
  • sv

「顺势疗法浪废纳税人的金钱」

有些人认为,公众的金钱不应花费于顺势疗法中,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它有效」或「纳税人的钱不应花费于安慰剂」

有多少金钱花费在顺势疗法中呢?

看一看英国的情况:

  • 在英国国民保健服务(NHS)每年的110亿英磅药物预算中,有152, 000英磅(0.0013%)是用于顺势疗法处方1 。
  • 在英国国民保健服务(NHS)每年的1000亿英磅的总预算中,有400万英磅(0.004%)是用于顺势疗法2

400万英磅覆盖了所有东西,由营运医院机构,以至医生的薪酬。英国国民保健服务(NHS)的顺势疗法服务每年提供约40,000次顺势疗法处方。要考虑金钱的价值,要谨记,如果这些病人没有使用顺势疗法,他们就需要使用其他NHS部门的更昂贵传统药物。

有证据支持的决策

有些人提出,英国国民保健服务(NHS)不应花钱于顺势疗法,因为它被「科学证实」有效,而传统西医药物是「试验过和测试过的」。令人惊讶地,这问题事实上没有如一般人所想般清晰。

例如,现在已有研究证实,SSRI抗抑郁药,例如Prozac ,对温和及中度抑郁的作用不比安慰剂好3,但在2006年,NHS花费了约1亿5千万英磅于SSRI(估算基于2006年,对抗抑郁药处方一共花费了3亿英磅,当中有一半用于SSRI)4

一篇在著名英伦医学杂志(BMJ)的文章5,考虑了英国国民保健服务(NHS)治疗方法的科学证据,发现2500种常用NHS治疗方法中,有46%的作用都是不明的,只有13%是已知有益的。

 

这数据清晰地指出,除了顺势疗法外,英国国民保健服务(NHS)亦花费于很多仍然证据未明的治疗方法。虽然有看法认为,医疗决策是有证据支持的,但事实上,就如这篇文章指出:「数据指出……大多数有关治疗方法的决策,仍是取决于临床医生和病人的个人判断。」5

有什么证据证明,顺势疗法可帮助英国国民保健服务(NHS)的病人呢?

4份已出版,由1999年至近期进行的察观性研究,追踪了在英国国民保健服务(NHS)顺势疗法医院接受治疗的病人的效果。这些研究持续地显示,病人在使用顺势疗法治疗后,有临床上的改善(常常是慢性、难以治疗的情况);有些更强调有关潜在的经济益处,由于减少处方传统西药。例如:

其中最大型的研究,在布里斯托顺势疗法医院跟进了超过6500位连续的病人,在6年时间内有超过23,000次护理6。70%跟进的病人报告健康有所改善;50%人报告有重大改善。

更多缩小

最常见的诊断是皮肤病学、神经病学、风湿病学、肠胃病学、精神病学,以及耳、鼻、喉科。最大的改善出现于儿童湿疹或哮喘,以及在炎症性肠疾病、肠易激综合症、更年期问题和偏头痛。

一份英国皇家伦敦顺势疗法医院的500名病人问题指出,在使用顺势疗法治疗后,很多病人都能减少或停止使用传统西药7

更多缩小

不同的诊断有不同的改善的程度,例如,对于皮肤疾病,72%病人报告,他们能停止或减少传统西药治疗。研究亦显示,很多病人寻求顺势疗法的原因,是他们担心主流医学治疗的安全性。

当要评估这些临床结果时,重点是谨记,英国国民保健服务(NHS)的病人常常在主流医疗不能给予满意效果后,或主流医疗的治疗被不明智地应用在他们的个案后,才被转介至顺势疗法。我们需要提出疑问,如果没有顺势疗法的服务,谁人能取而代之地处理这些人呢?移除一个病人现在重视的治疗服务,而不向他们提首一个可行的替代治疗,是如何地有道德呢?

来自法国的有趣、相关研究

顺势疗法正广泛地应用于法国,而一个主流研究跟进了8559名接受全科医生治疗的病人,去评估顺势疗法治疗的成效8。这EPI3计划的2个主要发现是:

  • 上呼吸道感染(URTIs):由受过顺势疗法训练的全科医生治疗的病人,得到的临床效果,就如那些接受传统西医治疗的病人般良好,但只需使用较少量的传统西药9

    更多缩小

    在518名患有上呼吸道感染的成人和儿童中,那些接受有顺势疗法资格的全科医生治疗的人(N = 150),比那些接受传统西医治疗的人(N = 165),有相似的临床效果,但显著地减少使用抗生素(OR = 0.43, Cl: 0.27 – 0.68)和退热剂 / 抗炎症药物(OR = 0.54, 95% CI: 0.38 – 0.76)
  • 肌肉骨骼疾病(MSDs) – 接受顺势疗法处理的病人,比接受传统西医处理的病人,有同样良好的临床效果,但只需使用半数的非类固醇抗炎药(NSAIDs)和有更少的NSAID相关的副作用10

    更多缩小

    跟进了1153名合资格的MSD病人12个月,比较使用顺势疗法的组别(N = 371)、使用传统西医(CM)组别(N = 272),以及混合使用两种方式的组别(N = 510)。在所有组别中,12个月的特定功能分数都是相同的(p > 0.05)。在调整了习性分数后,顺势疗法组别在12个月里的NSAID使用量,几乎是CM组别的一半(OR, 0.54; 95%CI, 0.38 – 0.78);与混合组别比较,没有统计学上有意义的分别(OR, 0.81; 95% CI: 0.59-1.15)。使用顺势疗法的MSD病人,比使用传统西医的MSD病人,有相似的临床进展,但较少使用NSAID,有较少的NSAID相关不良反应,同时没有丧失治疗机会。

我们能够信赖这研究吗?

这份《EPI3研究》是由LA-SER主理的,它是一间专门使用科学证据,去研究医疗和健康科技的英国公司(http://www.la-ser.com/)。研究团队有来自知名学院的成员,例如巴黎的巴斯德研究院、波尔多大学和蒙特利尔的麦基尔大学;而Lucien Abenhaim是法国常务健康主管(军医准将)。

参考缩小

  1.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mmittee ‘Evidence Check 2: Homeopathy’ HC 45
  2.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request to 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by the Faculty of Homeopathy. Cost was £11.89 million between 2005 and 2008.
  3. Kirsch I, Deacon BJ, Huedo-Medina TB, Scoboria A, Moore TJ, et al. Initial Severity and Antidepressant Benefits: A Meta-Analysis of Data Submitted to 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PLoS Med, 2008; 5(2): e45
  4. www.dailymail.co.uk, Anti-depressants taken by thousands of Brits ‘do NOT work’, major new study reveals. By Fiona McRae, 26 February 2008
  5. Garrow JS. What to do about CAM: How much of orthodox medicine is evidence based? BMJ., 2007; 335: 951 | Abstract
  6. Spence D, Thompson E A, Barron S J. Homeopathic treatment for chronic disease: a 6-year university-hospital outpatient observational study. J Altern Complement Med, 2005; 5: 793-798 | PubMed
  7. Sharples F, van Haselen R, Fisher P. NHS patients’ perspective on
    complementary medicine. Complement Ther Med, 2003; 11: 243-248 | PubMed
  8. Grimaldi-Bensouda, L. et al. Benchmarking the burden of 100 diseases: results of a nationwide representative survey within general practices. BMJ Open, 2011; 1, e000215 | Full text
  9. Grimaldi-Bensouda, L. et al. Management of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s by different medical practices, including homeopathy, and consumption of antibiotics in primary care: the EPI3 cohort study in France 2007-2008. PLoS One, 2014;9: e89990 | Full text
  10. Rossignol, M. et al. Impact of physician preferences for homeopathic or conventional medicines on patients with musculoskeletal disorders: results from the EPI3-MSD cohort. Pharmacoepidemiol. Drug Saf, 2012; 21: 1093–1101 | PubMed 

返回顺势疗法 FAQs

 

Wasteofmoney_149465453